情趣用品
主页 > 两性话题 > 两性情感 >

高校生的玩物,风流女市长欲女多情

吾爱诗经网 来源未知 2021-07-02 06:20

刚刚放下电话,李静兰长吐出一口气,电话是张梅来的,如今她已经是市委有名的女强人,对于惠南县的拆迁也叮嘱了几句,无非是小心提防翟峰这个人!写材料其实本可以用电脑,但是李静兰担心自己的电脑会被翟峰用手段窃取资料,只好用书写的方式。而写材料关键是要进入状态,李静兰对拆迁之后的建设和改革这个问题已经研究多时了,她写材料久了,养成了一个习惯。

上面有什么精神,报纸上一出来,她就在心里结合惠南县的实际情况想思路,一旦弄到市里就要贯彻执行了,她脑力的思路也想的差不多了,所以写起材料是又好又快。别人常常想不通,李静兰这个女人的按哦子是怎么长的?李静兰心里正暗暗兴奋的时候,刺耳的电话声在静悄悄的办公大楼里突然乍想。李静兰不禁一烦,谁又来吵?拿起电话说道:“喂,你找谁?”“李县长啊,看来你现在很忙啊!”翟峰叼着香烟,喝着袖酒,看着身边两个保镖点点头,接着笑道:“刚才我下班回来的时候,惠南县的老企业丰源水泥厂的拆迁似乎遇见了一点麻烦,我就是跟你说一下!”

翟峰阴狠的笑着挂掉电话哼道:“水泥厂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吧?”

“老大,安排好了,只要李静兰敢来,你放心!”

“是的,老大,李静兰会九死一生,保证万无一失!”

“嗯,做的很好!他妈的,老子既然得不到,就他娘的辣手摧花,让她死掉算了!”翟峰喝下一口袖酒,痛苦了少许,叹道:“老子对李静兰是真心实意,可是这个臭娘们非要跟孟秀刚在一起,跟我作对,我爸爸一再吩咐让我小心,要我做掉李静兰,现在也不能再拖了,不然当年的事情会被翻出,那个时候我们都不会有好下场!”

“老大,要不要告诉孟秀刚?”

“等李静兰死掉的时候再告诉他,顺便一起解决了吧,一定要要万无一失,如果出现一点意外,你们两个都要死,下去安排一下吧!我静一静!”

翟峰发了两个保镖,暗自叹了一口气,起身站在窗口,叹了不知道多少口气。他知道,李静兰是一个心系市民的县长,水泥厂出事,她一定会去,但是自己早已在哪里布下了天罗地网,李静兰插翅难飞,肉包子狗,有去无回!

“兰兰,对不起,我也是逼不得已!”翟峰自言自语的说完,回到沙发上开始酗酒。

要不要去?李静兰在办公室里徘徊。想了很久,终于收拾好材料放进了办公包,确定没有留下一点有用的东西之后,这才拿着电话给没孟秀刚了过去。

正在努力耕耘梁环环身体的孟秀刚,早已经恢复了意识和理智,但是却沉醉于梁环环那紧凑的如处女一般的**,她的呻吟是夺魂摄魄,她的身体嫩如少女!一股热流喷出的一刹那,电话在袁玉莎的身边嗡嗡像饿狼起来。

高校生的玩物,风流女市长欲女多情-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.domop.cc“啊,你怎么弄进我里面了?我,我会怀孕的啊!”梁环环大叫了几声,感觉到一股滚烫如火的热流窜进来,舒服的让人魂飞魄散。孟秀刚挂掉了电话想了一会,见到袁玉莎母女已经没有了力气,正好看见满面娇羞的李菲菲,妈的,一只羊也是赶着,两只羊也是放着,而且现在已经生米煮成熟饭,管不了那么多了。一瞧李菲菲走进厨房去躲着,孟秀刚几步便走了进去。在袁玉莎家的厨房,就把李飞飞哥按倒在橱柜上,大手钻进了温暖的衣服里,抓着那对软软的**,一时觉得手感很好,可是看着那白白的光滑的臀瓣,心里更是急切。看着那早就准备好的李菲菲,急切地趴了上去,从后面很轻易地就把自己的大懒鸟全都插了进去……

李菲菲猛然抬了下头,低声说道:“轻点儿,你那个太大,慢些,不然人家真的很痛。你这坏人,连一丝温柔都没有,真是粗鲁。”

“嘿嘿,别慌,一会儿,你就不说我粗鲁了。”孟秀刚轻轻地摇动着身子,却没有直接运动,就是那么慢慢地摇着,大懒鸟在李菲菲的盘丝洞里,同样摇动着,这样,没一会儿,李菲菲感到自己的下面一阵阵的旋转,接着小腹就像起了火,渐渐地那火越来越大……

“别,别摇,别摇啦……你动一下,快些,难受……”李菲菲这个以前端庄淡定的女孩,现在真的受不住了,再一次祈求,小手还向后面抓来,却被孟秀刚的大手按住,接着快速摇动起来,这下,李菲菲真的受不了了,每一次摇动都碰到自己的那个点,让自己全身都忍不住震动一下,更没想到这摇动,竟然比那样运动来的更加的激烈,迅猛……

李菲菲按着橱柜的双手都不再按了,她自己都被孟秀刚抱起来,让她正面坐到了橱柜上面,那长长的腿,竟然被这个男人搭在肩头,孟秀刚此时早已不在摇动,而是在李菲菲轻声叫喊中,猛烈地占领着阵地,每一次都是全军占领,每一次都是那么的彻底淹没…

李菲菲的小手用力地按在橱柜上,自己的身子向后仰着,任凭孟秀刚站在自己正前面,肆意地运动,小嘴张开了,也顾不上梁环环母女就在卧室休息,大声叫喊了起来,每一次的碰撞让她都叫的那么的用力,直接把袁玉莎也喊醒了。

袁玉莎此时就站在自己的卧室门口,隔着门缝恰好能看到自己的厨房,没想到自己那个无比淡定的李菲菲,竟然像个无比开放的女孩一样,坐在自己的橱柜上,死死地抱着孟秀刚的头,两只晶莹的小脚就放在孟秀刚的肩头,无力地摇摆着,孟秀刚更是趴在她的正面,看样子在勇猛地**……

袁玉莎看着看着,忽然觉得自己内心深处那股渴望出现了,想起自己在孟秀刚身上不停地磨蹭着,感觉是那么的美妙,自己真的好想让孟秀刚把自己压在下面,可劲地折腾。

自己一直都忙于公司的事情,觉得早已把这种事忘却了,没想到现在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时整夜整夜睡不着,原来自己渴望的竟然是男人。袁玉莎亲眼看着自己的手下被孟秀刚按在沙发上,一阵的狂风暴雨,简直就是一阵强悍的粗鲁,自己那文静漂亮的秘书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羊,任凭这只大恶狼的折腾……

袁玉莎很想拉开门走出去,可是看着那可怕的大懒鸟,一时失去了勇气,这时,就听见李菲菲一阵的乱叫:“好哥哥,你,你饶了人家吧。好爸爸……”

孟秀刚嘿嘿地笑着说道:“嘿嘿,感觉很好吧。”

“嗯,你好厉害,弄得梁阿姨身子软了,搞得莎莎姐也不行了,现在我也要死掉了!”

袁玉莎一听很生气,孟秀刚居然搞了自己的母亲?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竟然有了一种莫名的兴奋,竟然还有些期待,孟秀刚猛然又激烈地碰撞了十几次,接着全身一阵急剧的颤抖,才无力地趴在李菲菲身上一动不动了。

好一阵,李菲菲才低声说道:“坏人,快些起来,去洗个澡。”孟秀刚这才慢慢起身,就那么直接向洗澡间走去,隔着门缝看的很清楚的袁玉莎,心里及其的复杂,没想到对自己无比贴心的孟秀刚,竟然敢对自己的母亲下手,连自己的秘书也没有放过,还敢在自己的沙发上乱来。

袁玉莎看着孟秀刚竟然裹着自己的浴巾,就走出了浴室,心里这个愤怒,不过,却没敢走出卧室,李菲菲也从浴室走了出来,那高挑的身子,在那单薄的浴巾里,越发显得错落有致,让孟秀刚忍不住就想再冲上去。李菲菲慌忙伸出小手,低声说道:“停,你这个坏人,现在真的不行,人家还有点冷,去穿衣服,别忘了莎莎和阿姨还在卧室里休息呢。”

孟秀刚却还是把她拉到自己的怀里,笑着说道:“嘿嘿,真不知道阿姨为什么要对我下药,不过,我还真的很幸福,现在有些饿了。”

孟秀刚的大手钻进了李菲菲的浴巾,不过,快速在里面转了一圈,最后还是收了回来。

“哼,以后人家可要学着防着你,不说了,你也快些换上衣服,别真的被她们看到,莎莎姐的脾气你也是知道的。”李菲菲的俏脸有些袖晕,刚才那大手,竟然那么准确地碰到了自己的花瓣,真是个大坏人。

袁玉莎隔着门缝,看着孟秀刚那么肆无忌惮地抱着李菲菲,甚至还掀开她的浴巾,那白白的身子,让这个坏小子肆意地乱看,自己心里那个后悔,明知道他是条狼,还真的把自己的秘书,送到他的身边,自己怎么就这么大意? 嗡嗡……一阵刺耳的电话声让孟秀刚从思绪中清醒过来,掏出电话一看居然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。这个时候,梁环环与袁玉莎也从卧室里走了出来。孟秀刚知道自己做的事情,但是却假装不知道的样子,迷迷糊糊地接起了电话。

“孟秀刚,你他妈的小心点,老子要你死无全尸!“

听着翟峰的语气,孟秀刚就可以想到他妈比的德性,孟秀刚恨不得现在就在翟峰面前,上去踹他两脚,不过眼下翟峰除了在县委可以看见,其他时间他还是很小心,而且现在惠南县的拆迁还并未动工,他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跟他生死较量,反正以后还有的是机会。

“哼哼,老子过阵子亲自去找你,老账旧账咱们一块算。”孟秀刚说着,眼睛扫了出去,袁玉莎皱着眉头,李菲菲同样不明白他在跟谁通话,除了梁环环正视孟秀刚之外,此时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。

“哼,老子也很期待跟你对决的一天,我倒要看看是你死还是我亡!”翟峰得意的冷笑着。

“那咱们走着瞧。”孟秀刚大笑着说道:“行了,没其它事你就快滚吧,别碍着老子的心情。”

听到滚字翟峰气的全身颤抖,瞥一眼身边的保镖,咬牙哼道:“孟秀刚,在外面我是老大,轮不到你嚣张。”

孟秀刚冷笑一声,说道:“翟峰,你他妈若是敢惹我,老子就让你吃屎。”

“哼,有本事就先救出李静兰再说。”翟峰说着把李静兰提了出来,似乎他只剩这一张底牌了。

孟秀刚猛然间感到一阵恶寒,李静兰出事了!还想继续说点什么,可会死翟峰已经挂掉了电话。

这时袁玉莎凑上前,很是吃惊的看着孟秀刚,低声道:“怎么了,天成?”

孟秀刚揣起了电话,随手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,低声笑道:“没什么事,现在我头好痛,今天发生的事情怎么都不记得了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孟秀刚显得很痴呆的样子,自己死活也不能承认自己是在有意识之下搞了梁环环,如果泄露,袁玉莎还不得跟自己拼命?

本文标签: 女人 阴道 阴茎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rooo.cc.a.com/love/192.html